八月雪未央

一个没节操爬墙超快的人

逆溯

逆溯


垃圾小屁孩的垃圾文章,诸位看着高兴就好




伪历史,不按时间线,一个很大的坑




逆溯一:此去经年(懿丕,昭师)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
司马师视角——




        今天父亲从宫中回来了,他看上去心情不怎么好,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。阿昭后来告诉我父亲在书房哭了,没有声音,他去书房里时,看见一卷竹简上的字模糊一片……只有几个字勉强看清。 


        “兄长,好像是什么空房什么不敢忘的来着?哎呀,这诗似乎在哪里看过,怎么就记不起来了?反正调子十分婉转凄凉,谁会写这种诗啊?”阿昭摸了摸后脑勺。


        “叫你平时多看点书,现在知道了吧!”


         “哪有!兄长,我可以肯定我一定看过,可是怎么就记不起来了呢?”






         后来我知道了那首诗的出处,也知道了父亲为什么会这样…


       一切答案在黄初七年的夏至里…


        随着那个人的逝去悄悄埋葬…


        一同归在首阳山里。






        第二天父亲从书房里出来了,衣冠不整,头发凌乱。他对我来说:“师儿,在家看好昭儿,注意他的课业。”


        父亲看上去还是跟以前一样


        但是我总觉得他似乎变了


        与以前不同了……






        不知道什么时候家里多了葡萄藤,但在开始几年,它一直都是萎焉的,父亲老是看着他,然后长叹一口气。






       新帝登基了


       后来郭太后死了……


       事情发生以后,父亲对我说了一句话:


        “陛下跟先帝很像,但却又不一样。陛下他从来不是一个狠不下心的人。”


          父亲望了望窗外开的正好的葡萄,默默的扭头走了……




      


         葡萄藤后来开的很茂盛,结的果也很大,但父亲从不摘下来,就这么看着它,让它自己落入泥中,第二年也是如此,年复一年……


         直到那一年,葡萄藤下的人不见了


         葡萄藤也随之不见了,只留下了空空的支架和一地的枯叶……




          


        “……司马师、夏侯玄等人不得入仕……”


        “接旨!”


        我呆滞的看着圣旨,那鲜亮的金色成了对我的莫大嘲讽


         曹叡!曹叡!……


         愤怒涌上心头,这样子对我来说与死有什么区别!






          剑明晃晃的抵在胸口,只要在刺下去,就可以死了吧!


          “——当——”


           我感觉一阵刺痛,身体直直的向后倒。


          视线模糊的那瞬间,我看见阿昭撞门冲了进来——


          “昭?” 






         事后,我又看见了昭——


         他问我为什么这么做


          我看了看他,


          一句也没说


         临走时,阿昭对我说:“兄长,我希望你能告诉我,我们是兄弟不是吗?”


         兄弟?


        “就算你不说,我也会知道的”


         阿昭走了……


         哈哈哈—— 


         就是因为是兄弟


         兄弟——


         我边哭边笑,连我自己那时都不知道






         我依旧保持原来一样的生活,父亲对我说:


         “子元,你要忍,现在还不是时候,大魏需要人才,陛下任用你们是迟早的事……”


          父亲在这停了下去……


          呵呵,为什么不说下去?不过也是,多么可笑的谎话啊!连您自己对说出的话也不敢相信吧?


          你现在宽慰的究竟是我?还是您自己?亦或者是那位早已死去的先帝?


 


   


           在那之后,我还是跟以前一样,只不过我与太初他们断绝了往来,阿昭还是那样吊儿郎当,似乎一点也不担心外面的事。


           “兄长,你的手……”


            我低头看了看我正在擦拭的剑,沾着斑斑驳驳的血,手被剑割伤了,布上的血一点一点渲染开来……


           “兄长,你没事吧?”


           阿昭跟我贴的很近,他小心的擦着我手上的血,这让我感觉很不自在……


          “昭,我没事的…”我皱了皱眉,“这种事不用麻烦你了,我找嫒容就好了。”


          “可兄长,受伤了怎么可以随随便便的呢?这样会引发感染的!还很疼,有人就这么说过。”阿昭一脸义正严辞。


          还真是有趣……


          我调侃道:“那这么说的话,阿昭应该是这种人吧?”


         “诶,兄长怎么可以这么说!”





诸位,我不想写了,即使这是个坑_(´ཀ`」 )_